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48088.com >

0820九龙高手心冰论坛【精品】《妃笑长安城》同人文:情毒

发布日期:2019-10-05 23:37   来源:未知   阅读:

  我再次看见师玲珑时,已是时过境迁,二人都嫁做人妇,比起年少的轻狂肆意,现今已经过了双八年华的她面上尽是一副坦然稳重之色,若说除此之外有何不同,那便是我们姐妹两相较往日在府中时关系好了不少。

  “既然来了,就坐下喝杯茶吧。”师玲珑抬眼看了看面前的我,抿了一口茶淡淡道,她的声音听上去有些许倦怠。

  “嗯。”见她如此干脆爽快,我也并未拘着礼,反而大方地在四姐师玲珑旁边坐了下来。

  “四姐近日过得可还好?”我转而小心翼翼地问道,我如何不知我这个张扬明媚的四姐师玲珑命中的隐痛。或许也正因如此,我的四姐才会变成今日这般。

  只见她抬手屏退了下人,接着是大门关上的声音,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独处过了,今日一来收获颇多。

  我们都没有再说话,· 341111.com让贫困人口和贫困地区同全国一道进入全面小!许是各自都明白了些什么,也就不曾言语去打破这份来之不易的平静。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瑶华。”这是她第一次如此轻声唤我的名字,我只觉非常受宠若惊,但在这之后又是无尽的愁绪。

  我并非师家的孩子,与二哥之间以兄妹相称的时间颇多,这叫我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思考除此之外我们二人之间的关系。但是,一直拖着也并非是个好办法我对二哥又究竟是个什么心思呢。老实说连我自己都不明白。

  “我知道二哥对你有意,你们也并非兄妹关系,这其中我还是希望你能尽快给二哥一个答复。”喜欢一个人的痛苦她怎会不懂。

  “四姐”我斟酌着字句,犹豫着要不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又担心这番话会刺痛她,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我知道你要说些什么,如此结局也算是难为她了。”她淡淡地接了话,声音听上去过分平静。

  “你不懂。”四姐突然道,纵使她掩藏得再好,我还是能从她的眼眸中看出不舍和隐忍,“她是如何死的?”

  “被活活冻死的,发现她的时候她倒在厚厚的雪地里。”我有些不忍,声音放轻了些,明明今日便有高高悬挂的暖阳,0820九龙高手心冰论坛,而她那么一个优秀得无可挑剔的人竟会在昨夜的寒风中跪在大殿门外,所求、竟只是大殿上那人的信任。记得那一天夜里的雪是这几年来下得最大的一次,寒风刺骨,她却为证所谓清白身着单薄的里衣跪倒在冰冷的殿前,只是殿上那人并未理会分毫。

  “呵昨夜那么大动静,舒贵人这一胎掉了,460866.com曾道人论坛偏心率达到紧接着她又离世了,若说其中没点联系是不可能的罢。”四姐嗤笑了一声,本该是嘲笑我却隐约觉得多有苦涩。

  四姐蓦地阖了眸,眉头轻蹙,我知此时我该离去了,也便告了辞,轻掩起门窗,刚从外边关好了门便听得里头“啪啦”一声,我止了步,仰望着此时明媚的暖阳,忽地又想起昨夜那个倒在雪地里的女子,心头一阵苦涩。

  我记得二哥那日墨发飞扬,笑容惑人,在我的手心里一笔一划地写下了这几个字。临走时的他像极了那日府中坚持要走的公子哥,这一走便是一年多,心里突地害怕起来,眼前两个渐渐重叠的背影让我心生恐惧。

  那日长安城的风是我见过刮得最肆意的,或许也正因如此我才会如此胆大,一把搂过那人的脖子迫他俯身向下,二人唇齿相贴。

  眼前是无尽的雪,雪色和雪地中盛开的红梅嵌入了谁的眼眸,迷离了谁的烟火浮生。

  “宇芈。”身后传来女子清冷的声音,王宇芈转过身,映入眼帘的是一袭粉衣的师玲珑。

  “玲珑。今日这么冷为何不在屋里好好待着?”这么说着,轻叹着解下身上围着的蓝色披风,替面前的女子系好后王宇芈不再言语,眼底似一潭黑水,一片幽深。

  “嗯。”师玲珑淡道,兀自拢了拢身上的披风,一双杏眸里掩藏了些孩童般的欣喜。

  “我听说了,她本不该如此节哀。”他并不是一个擅长安慰他人的人,如此情形倒让他感到难堪,停顿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才吐出三个字出来。

  “她是飞蛾扑火,她是迷离的蝴蝶,她是这世间最痴最贪最悲的情种。”女子一身素衣,发上只别了少许银色头簪,墨发三千被她高高挽起,尽管如此也无法敛去她的姿色半分,她的脸似乎过于白皙,看起来总有种病态的瓷白。

  寂静无声的雪夜间,唯室内灯火通亮,女人素手熄灭了桌上的一盏油灯,口里喟叹:“这长安城的皇宫怕是又多了一缕孤魂。”

  “你怕是也无此资格这般说罢。”来人裹挟了一路寒风,声音清冷,一如这冬月里纷扬的雪。楚嵩颢掸了掸身上的飞雪,目光深处一片冰冷。

  “呵,这是吹了什么风,把陛下也给吹来了。”安春秋嗤笑道,手中握了瓶酒,一口一口地往嘴里灌,烈酒入喉只觉喉间微麻。

  “够了。”男子的声音似乎夹杂了些怒意,一把夺过她手中的酒,摔在了地上,酒水四溢,只闻得淡淡的清香,“这般烈的酒是为了殷常吧你们、其实也并无不同。”

  “几年前遇见你时这番话我倒是会信的。”安春秋望了望面前神色冷峻的帝王,不由打趣起来。

  “听得多了便会信了,这是很浅显的道理不是么。”楚嵩颢命人取来一壶温酒,兀自倒了一杯,轻抿几口。

  “只是、你一身的柔情却一分一毫都没有给过他人。”安春秋转而看向窗外的细雪,思绪万千。

  我记得我最后一次看到三姐时,不同先前熟悉的蓝衣温婉,她着了一身耀眼的深红,发上顶着纷杂的金钗,只凭一眼我就隐约明白那个记忆中的三姐再也回不来了。

  三姐死得太过凄凉,直到她死的那一刻她还是没能换回当年那件蓝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如血般明艳的红。她曾这样对四姐和我说过,她只有在长安城的宫里在那个人的眼前才能够尽情绽放,可她生前不知的是她这朵名为师琳琅的花早在还未绽放就先行凋谢。

  凋谢在这冰冷的雪夜中,凋谢在她最美好的年华上,凋谢在繁华热闹的长安城中。

  她的死与这长安城格格不入,曾有人这样告诉过我,如今的长安城下埋葬了当年多少亡魂,那么三姐该是这其中一员吧。

  三姐走后的几天我记得四姐终日以泪洗面,尽管她生前利用尽了四姐。三姐和四姐断掉姐妹情分的那一夜,天空黑到了极致,天上是连绵不断的乌云,我知道姐妹情分没有这么容易断掉,哪怕对她有多恨,也不会如此轻易地断了。四姐在这之后应当是期许着什么,可出乎我们意料的是、我们竟等来了一具已经冰冷的尸体。

  宫里的一位得宠的妃子在三姐死后命人把她拖去乱葬岗,因其父亲在朝堂上颇有声望阿景哥哥也无法帮三姐讨回一个公道。更何况,三姐是戴罪之身。

  我记得那日父亲在大堂上满脸泪痕,一次又一次卑微地乞求着,只为让她一路走好,大堂上他曾跪过的地方是斑斑的血迹。

  无论我们多想为她辩白,在眼前的事实却始终只有一个

  “陛下后悔了?可臣妾此生心里眼里自始至终装的全都是您,再无旁人后悔、也晚了,除非我死,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装下别人。”

  师琳琅的眼中尽是决堤的泪水除此之外是铺天盖地的绝望,仿似有一双手紧紧扼住了她的喉咙,难以言状的窒息感。

  如同一只深陷泥沼的翠鸟一样,她伸出颤抖的双手攥住了他的衣角,仿佛他就是她的救世主,实际上他确实是。

  呵。 男人的笑有些凉薄,那双眼里如今只剩下不耐和满满的厌恶,她看见了那足以致命的东西,蓦地松了手。

  “停不了了陛下。” 从第一次见到您开始,我就知道这一生对您的爱意永远也不会姑息。

  有一件事,是只有楚嵩颢才能知晓的。 那天她留在大堂上最后的话语: “我这一生啊,从不为别的, 唯有你是我的难言之隐。”

Power by DedeCms